新闻资讯
曾经相爱的两小我私家,走着走着就散了
发布时间:2020-09-28 12:49
  |  
阅读量:
字号:
A+ A- A

这世上有几多人,开始明显很相爱,走着走着就走散了,再也找不着了。

曾经有一个同事,是我们所有人羡慕的工具,同事姓易,就叫她易姐吧,中等身材,白白皙净的稍稍有一点丰腴。易姐是湖南人,嫁到了广东,老公在深圳开了一个批发部,生意不错,请了好几号人,专门向各个便利店送水,种种各样的饮料。有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,都生动可爱,公婆也很健旺,而且通情达理的,在这边帮她带小孩。

按说,像易姐这样的完全可以在家里当老板娘,享清福,老公也让她好好休息,不指望她去挣钱。可是她闲不下来,老想找点事做,就进了我们公司,事情不忙,人为不高,易姐开开心心的天天上班下班,一有空就会和我们天南地北的瞎聊。

时间久了,和易姐熟悉起来,才知道,她和老公相逢于微末之时,两人一起奋斗,条件好了之后老公就不让易姐做事了,还在易姐的老家以她的名义给她买了套房,说这样的话,回外家比力利便,随时都可以去。我永远都记得,易姐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每逢起风下雨,都可以看到易姐的老公拧了衣服拿着雨伞在公司门口等,偶然加班,也可以看到他拿着热奶茶的身影。易姐一看到他,就开心的几步小跑迎已往,然后两人肩并肩的依偎着走。到易姐生日的时候,她老公也会请我们一个办公室的几小我私家一起出去下馆子,进KTV。我们经常在后面小声的议论,嫁给这样的男子,有这样的婚姻,应该今生无憾了吧!

可是,谁知道没多久,那天我们正在上班,易姐接到了一个电话,有同事还打趣她,是不是又是老公打来查岗的?易姐笑着接了,也不知道那里说了什么,立马花容失色,脸色苍白,拿电话的手不停的哆嗦,纷歧会儿猛的拉开抽屉,抓起包冲了出去,带翻了桌上的水杯,打湿了所有的文件,褐色的茶水顺着蓝色的塑料文件夹,像一条线样的向下滴落,在地上漾了一圈深色的纹。

大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面面相觑。过了几天,才知道易姐的老公出车祸了,在从深圳回他老家的高速公路上,车子直接冲向了隔离带的水泥墩,拉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,副驾驶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两小我私家手拉着手,女孩伤势很重,还在抢救。

我们去易姐家看她,短短几天,她像变了一小我私家,憔悴、消沉、萎靡,整小我私家散发着深重的悲伤。她的天塌了,人懵了,泪水也已经哭干了,只会发出痛苦的干嚎,有一点行尸走肉的感受。易姐的妈妈从湖南赶了过来,一个质朴的农村老太太,无助的抱着自己的女儿,低声的慰藉着她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FUN88体育  快三app大全—官网app